失蹤的1好房網9歲女大學生 蘇報記者 木易
  《新聞1+1》租屋2014年8月27日完成台本
  ——女大學生固態硬碟,為何屢遭侵害?
  (節目導視)
  解說:
  她今年20歲,因在返家途中錯上一輛黑車而被害身亡mSATA。她今年22歲,因在火車站搭上一輛黑出租而被性侵。她今年19歲,在返校途中失蹤,至今已達半月。她們都是風華正茂的年輕人,她們都是單身外出的女大學生,她們為何大都選擇相信陌生人?
  劉曉義:
  看到她單獨一個女的SD記憶卡,帶著行李,然後上去跟她搭訕。
  解說:
  年輕,女大學生,黑車,單身外出,難道僅僅是這些構成她們被侵害的要素嗎?《新聞1+1》今日關註女大學生為何屢遭侵害?
  評論員 白岩松: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正在直播的《新聞1+1》。
  今天我們在關註幾起與女大學生有關的悲劇之前,先看一個媒體所做的實驗。他開了一輛豪車去跟陌生的女孩搭話。我們看看結果會是什麼?
  記者:
  一個們啊,吃點東西去一起,走嗎?去哪啊,送你一段。咱們吃點夜宵去?
  A:
  走。
  記者:
  走啊,去哪兒吃?
  B:
  你去哪兒去哪兒。
  記者:
  美女,一個人啊,送你一段,走走走。
  C:
  那謝謝了。
  白岩松:
  邀請了七個人,五個人答應,這成功率真夠高的。當然這個容易引起大家的誤讀,因為這裡必須存在著豪車這樣一種因素。是不是豪車對這些被搭話的女孩產生了一種吸引力,這是另外一個問。但是這裡存在著巨大的安全隱患,比如說接受陌生人的邀請,然後缺乏防範意識等等。接下來我們要關註女大學生的悲劇就與這幾點緊密相關。
  解說:
  8月29日,20歲的重慶女大學生高渝從銅梁區的家中到璧山區的同學家玩,家人特意給她叫了一輛出租車。
  高渝叔叔:
  出租車司機去接她,沒接上,她說她已經坐上車了,她以為就是那個出租車。
  解說:
  在車上高渝還曾給同學打電話,說知道自己搭錯車了,但是已經快到璧山了,還說手機快沒電了,便匆匆掛斷。8月19日,高渝的家人等來了一個噩耗。
  高渝叔叔:
  高渝已於昨天晚上(8月19日)在璧山找到,犯罪嫌疑人已在雲南德宏州被抓。
  解說:
  根據警方公佈的消息,41歲的車主蒲某,當日駕車搭乘高渝,併在途中發生爭執,後將高渝殺害後潛逃。就在人們為這個重慶女孩感到惋惜之時,山東濟南也上演了女大學生搭黑車遭遇不幸的一幕。8月25日濟南市市中區公安分局接到了一個北京市民的報警電話,報警人乘他的一個女網友用陌生的號碼給他發了一個求救短信。
  濟南市公安局七賢派出所副所長 劉曉義:
  短信的內容自己被綁架了,在濟南一個叫什麼龍莊的地方。
  解說:
  當地警方隨後在模牌走訪中發現了被囚禁的女大學生金某。
  濟南市公安局七賢派出所出所民警 王魯山:
  當時見了我們民警就已經有點麻木,就是不知道呼救,不知道叫喊,被侵害的程度非常嚴重。有眼珠全部充血,變成通紅的了。
  解說:
  囚禁女大學生金某是52歲的黑車司機代某,經過審訊犯罪嫌疑人交待,他營運用的黑車其實是一輛非法營運的三輪摩托車。8月21日,他在濟南他在濟南火車站碰到了受害人金某,當時金某準備到濟南西客站轉車去泰安。於是自己就承諾30塊錢可以把它送到目的地。
  犯罪嫌疑人 代某:
  小姑娘也拉,老太太也拉,當時就想騙她點錢。
  解說:
  沒成想金某真的同意了,而此時代某卻起了歹意,他講金某拉到偏僻的地方實施的強姦,隨後又把她帶到了自己的出租房裡囚禁了起來。
  劉曉義:
  嫌疑人對受害人看管得很嚴,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把手腳捆好了,把門關好了。然後把嘴堵好了才睡覺。嫌疑人對受害人多次實施了捆綁、恐嚇、打罵、強姦,還服用了性藥,還使用了性工具,對受害人進行了性虐待。
  解說:
  利用代某買飯的機會,金某用代某的手機給自己的朋友發了求救短信。而此時她已經被囚禁了四天四夜。
  白岩松:
  我們來看這樣一個過程,其實剛纔在短片里還並沒有交待的特別詳細,並不是說一上了他這個三輪車就立即就已經產生了歹意。我們來看,其實從火車站到西客站,在濟南有很多正常的方式,比如說公交是直達的,打租出車30到40,坐黑車這個價格。結果她選擇的是搭話陌生人,然後上了他的電動,結果因為司機完全不知道西客站在哪,就瞎開,繞城,結果最後時間太長了,錯過了火車了,這個時候又說要換乘三輪摩托車,這女孩也答應了,已經22歲了。然後在這個過程中恐怕是產生了歹意,然後在三輪摩托車上其實就已經實施了性犯罪。最後又帶到了出租屋,是這樣的一個過程,因此的確的讓人非常非常的痛心。接下來我們要連線一下公安大學的李玫瑾教授。首先來關註這樣一個問題,李教授,按理說在我剛纔說的這個過程當中,起碼在繞城錯過火車之後,這個過程里存在很多逃跑的機會,但是她為什麼都沒做呢?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 李玫瑾:
  我因為在工作當中也遇見過類似案件,這個題目我們選的是女大學生,實際上很多年輕的女性都有過這樣的遭遇,甚至有很多類似的案件,有些女性她已經遇害了,我們也不知道她當時為什麼,事實上有很多女性也講過這個話,說當時全懵了,也就沒有想到會遇到那樣一個人。
  白岩松:
  但是可能對於看電視的人來說,會覺得這應該是一個常識,在這個過程中,你對這樣的一個陌生人,而且他明明不知道目的地,這個時候是給了你趕緊意識到了。如果說最初沒意識到正常,到這個時候難道還沒有意識嗎?而且你已經錯過火車了,趕火車這一個理由已經不存在了。
  李玫瑾:
  是,很多案件的發生它是有概率性的,甚至有些犯罪人在實現他也沒有預謀,當他有機會的時候他就會臨時起意。這裡最重要的就是我們很多人,尤其包括年輕大學生和一些年輕女性,她的一種社會生活中應有的一種警覺意識。我們在犯罪心理研究當中有一種術語叫獨狼,所謂的獨狼是指他們專以人為獵物,這就好比我們走進森林,並不一定進了森林就能見到老虎、獅子。可是你在這個過程當中可能會有一次偶遇,所以在城市城市生活當中也會這樣,有些犯罪人它並一定就是有那麼多的犯罪人在我們面前出現。可能你只要在社會生活當中去出去出行,你就會遇到,這個遇到有時候你只要進入到他的那個活動圈內,你的風險就會提高。所以這種情況我認為它是一種概率,但是誰遇上都是百分之百的危險。
  主持人:
  所以對媒體來說,恐怕接下來我們就要關註的是也許你遇到的100個人當中99個都是好的,但是一個只要是有問題,你就應該有99%的警覺和相關的安全常識。那回到這個案件當中,到底又是哪些意識或者說是心理作用起到了相反的因素,而我們又如何去提高很多年輕人這方面的安全自救的意識呢?
  解說:
  坐上代某的黑車是金某惡夢的開始,也是她在這次事件中犯下的第一個錯誤。其實就在濟南火車站的附近有最少五趟公交車路線可以抵達西客站,其中的K156路車不僅是直達西客站,而且運營時間是從早上七點一直到零點,整個路程所需時間大概在一個小時左右。
  除此之外,在濟南站也有專門的出租車停站點,但顯然公交車和出租車都並沒有成為金某的首選。而根據濟南當地媒體報道,坐上了黑車的金某被代某滿濟南地繞,一直繞到了錯過了去泰安的發車時間。金某十分氣憤,要求代某送自己回到火車站,代某以電動車太慢為由,中途換了一輛三輪摩托車。
  濟南市七賢派出所副所長 劉曉義:
  第一次強姦受害人的時候,用手掐住受害人的脖子,差一點把受害人掐死。
  解說:
  據瞭解,金某要乘坐的去泰安的火車是晚上8點左右發車,這也就是說從6點多上黑車到錯過時間,中間有近兩個小時的時間,金某都沒有覺察到異常,也沒有採取相關措施。而就在換了這輛三輪摩托車後,犯罪嫌疑人將金某拉到偏僻的地方實施了強姦,而那一時已是深夜。今天當記者來到了濟南火車站,位於幾天前發生的悲劇,這裡的人們都有所耳聞。
  記者:
  你還敢坐黑車嗎?
  濟南市民A:
  肯定不敢了。
  記者:
  你知道黑車的危險性嗎?
  濟南市民A:
  當然知道了。
  濟南市民B:
  沒坐過黑車。聽這個事情以後更不敢坐了。
  主持人:
  接下來我們要繼續公安大學的李玫瑾教授,李教授,當這個獨狼或者是小概率的事件發生之後,可能社會就要關註的是如何提高百分之百的安全和自救的意識,您覺得在這方面來說,以您的經驗應該提醒很多年輕的女孩要註意的是什麼?
  李玫瑾:
  我們在社會生活當中應該有一個自我的安全防範意識,我們的生活實際上是有很多風險的,包括我們知道的火災,還有很多的這種災情,其中犯罪侵害也是一種風險,那這種風險它有高和低的問題。比如你在家,一般風險就相對低一些,但是你在外,尤其是夜間出行,單身女性,然後你又是陌生的一個地方。
  此外,我在遇到的這樣的案件當中,我發現還有一點,就是有些女性她往往比較攤小便宜,愛計較,因為我曾經跟一個類似的這樣一個嫌疑人談話,他告訴我,他第一起案件,他做了一個系列的,也是這樣的一個案件。那麼他說他第一起的時候是因為和這個女性當時為了一點錢發生爭執,那麼他在這種背景下,他認為你既然是孤立無援的,我就可以處治你,你要跟我耍橫的話我就可以怎麼怎麼樣。所以這種案件讓我看到,有時候我們自身的一些弱點也很容易成為被害的對象,所以我想這些我們要明白,就是儘管它小概率,但是這些風險如果都聚到一起,你的這個概率就會上升,這是很重要的一點提示。
  主持人:
  您覺得對於社會來說哪個層面應該更去幫助這些女孩子,包括甚至可能在某些特定的情況下,一些少年或者年輕男孩可能也會遇到這個問題,誰該承擔更多的責任?
  李玫瑾:
  對,我覺得這個問題實際上應該納入到我們的學校教育當中,從小學一年級到初中一年級,我們都應該開展社會生活當中的一些基本知識的教育,那麼,安全防範也應該成為一個重要的知識。那這幾起案件讓我們看到悲劇在哪呢?她們都已經是大學生了,我們知道能夠考上大學,應該來講她讀的書至少也在十年以上了,所以他們這種行為方面的失誤,讓我們看到我們教育中的缺陷。
  主持人:
  其實剛纔李教授說到了這幾起,我們也可以在這個時候通過一個PPT的照片去回述一下這幾起。你看,8月9日的時候,重慶20歲的女大學生高渝搭乘了陌生人的黑車,而且她知道也上錯車了,而且中間有好幾個小時的過程,後來失去聯繫到最後發現她已經被害身亡。
  我們再來看,8月12日,江蘇19歲的女大學生高秋曦在返校路上失蹤,失聯至今,在這我們也算做一個尋人啟示,希望儘早地找到這個女大學生,整個過程其實現在我們並不清楚,不知道是個人原因,還是也跟剛纔這個說的有類似的地方,希望不是。
  8月21日,就是剛纔我們關註的濟南的這樣一起案子。接下來我們就要繼續去關註當這幾起,也許偶然,也許個別的案件接連發生的時候,整個社會該擁有哪種警覺和提高。
  解說:
  開學在即,不少單身返校的女大學生都要面對安全的考慮。前天一位福建農林大學大三的學生,在微博上徵集快遞小哥,他要快遞的貨物不是行李,而是她自己,據瞭解這名女生從家返校夜間到站,家人不放心,於是她發出了這條微博。微博發出後,願意接她的男生很多,但也有不少網友為她擔憂,昨晚她在微博上表示,在相應者中她選擇了一個朋友的陪伴,以安全回到學校,並感謝那些關心她的人。
  然而在這個黑色8月,從重慶到濟南,因為搭錯車而引發的兩起悲劇,也讓很多人都在思考,這些悲劇是否可以避免,又該如何避免?對此,有的媒體分析女大學生這個群體,一位山東本地律師認為“當代女大學生多數屬於小白兔類型,單純、天真、涉世未深,很容易被騙,除了缺乏防範意識,還缺少自保自救能力。”
  還有的從社會著手,山東大學社會學教授王忠武認為“女大學生之所以被騙被害,跟社會上流動人口增多,貧富差距增大,人心浮躁,很多人人格出現偏差,圖謀不軌或報複社會有關。”
  在一項有十幾萬人參與的調查中,你認為重慶女孩高渝的殞命主要怪什麼?有66%的人選擇了安全意識差,有34%的人選擇了公交系統不便。在找過原因之後,更多的在研究應對之道,今天從公安部治安管理局的官方微博到多家媒體,在報道事件的同時也紛紛推出類似女性安全之類的宣傳圖片。不過,也有評論認為步步驚心,處處為營也不是辦法,總有防不勝防之處。並且鋪天蓋地的反思與與安全教育有可能引發群體恐慌。
  而今天面對三起年輕女大學生的遭遇,我們又該關註些什麼呢?又該改進一些什麼?
  主持人:
  的確個體會有差異,可能100個年輕人當中,可能99個也都不會接受這種陌生人的搭車,或者上黑車,或者占小便宜,但是只要有一個一發生問題,整個社會就會百分之百的難過。因此,如何去教更多的孩子不僅是知識,還擁有能力,在這個時候要聯線中國公安大學的李玫瑾教授。李教授,如果此時就是一堂公開課,也許電視機前也有很多孩子在看這個節目,您最想對她們說的和提醒的是什麼?
  李玫瑾:
  我最想提醒的第一點是知識就是力量,也就是說我們在這方面的知識量有時候非常重要,我知道很多人他愛看法制節目,那麼看法制節目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讓你瞭解這類危險的存在,那麼這是一點。
  第二,尤其是夜間出行,或者說單獨外出的年輕女性,要有一種自我保護的意識,比如說手機快沒電的時候,你不能讓周圍人知道。或者說你去了一個地方,你如果不太把握的時候,一定要事先告訴家人你在什麼樣的位置,如果多長時間不聯繫,讓家人要應該怎麼樣去做。最後一點我想給的建議就是,如果我們一旦上了這種可怕的車之後,怎麼辦?我記得杭州曾經有一個聰明的女車主,她坐了一個方法,也就是說她把手機放在110上,然後當出事以後,她按了這個110鍵,那麼在這個過程當中,她沒有跟警方對話,但是車上所有的話都被110聽到了,那麼110當時就鎖定這個車的線路,很快救出了這個女車主。所以我想告訴所有的女性,如果你外出上車的話,發現危險的話,趕快要撥好110,然後你不用跟110對話,你只要讓他聽到你全部的對話就可以,所以這些建議希望你能夠對我們,如果處於危險當中的人有幫助。
  主持人:
  您舉的這個她已經提前撥好110,但是沒有按發送鍵?
  李玫瑾:
  對。
  主持人:
  這是帶著很強的一種防範心理。
  李玫瑾:
  對,一般這種情況不常用,但是如果你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孤立無援,然後你又上了別人的車。因為我們知道在現代社會當中一個封閉的空間,往往使你很難得到別人的幫助的,那麼現在這個汽車它就有這個特點,而且它有流動性,但是你只要身上有手機,就一定有幫助。及時沒電了,你也要事先讓家人知道你在什麼位置上,然後如果有問題,多長時間不聯繫,就要告訴家人,要趕快報警。
  主持人:
  好,感謝李教授帶給我們的解析。的確是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也不無啊。
創作者介紹

軟硬

xp96xpqgm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